唯有大志成大事
2013-07-03 10:59:33   来源:现代护理报   评论:0 点击:

        唯有大志成大事

        ——访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副院长叶志弘

        本报记者 刘延利

\

        叶志弘,护理学博士,主任护师,博士生导师,现任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护理副院长,邵逸夫医院党委委员,浙江大学医学院护理系主任,浙江省护理学会副理事长,省护理学会手术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浙江省康复护理学会副主任委员。发表论文50余篇。

        结合国情

        管理模式与国际接轨

        记者第一次走进邵逸夫医院,发现我国很多医院为之奋斗的目标已经在这里生根、发芽,并逐步走向成熟。设立床位统一管理中心,充分利用床位,打破科室界限;建立了先进的静脉输液配置中心,减少护士配药工作,保证护士职业安全;执行严格门诊用药制度,门诊没有输液治疗,病房的输液治疗也控制在最低限度;护理管理实现垂直管理,消除了员工在编与不在编的差别;护理岗位设置与绩效相结合,提高了护士的积极性;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使该院护理服务质量力求卓越。这一切在邵逸夫医院都已实现,并形成了完善的制度体系作为指引和保障。
叶志弘介绍说,该院成立于1994年5月2日。医院积极借鉴美国先进的管理理念,在医院管理机制和运行机制等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建立了一整套适合中国国情的管理架构和方法,经过十八年的实践与完善,积累了丰富经验,深得业界认同。

        自2003年起,邵逸夫医院准备申请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的医院质量的权威评估机构~美国医疗机构评审联合委员会国际部JCI 认证,即国际医院认证联合委员会认证。该院于2006年12月顺利通过JCI评审,也是中国首家通过JCI评审的公立医院。JCI制定的标准是公认的真正的国际标准,通过JCI认证,标志该院在病人照护和医院管理方面的质量达到了国际标准。并且该院在认证过程中的许多方面已超越了JCI的标准要求。

        叶志弘说,该院很多管理制度和方法是学习和借鉴美国的经验,但其中有一些是在融合中美管理理念和方法的基础上进行了一些创新,例如奖金制度。

        合理用药

        用服务与技术实现双赢

        据了解,邵逸夫医院建立了先进的静脉输液配置中心,医院静脉输液药物配置全部由中心完成,中心工作人员也全部是通过PIVAS资格认证的药学人员,改变传统的按医嘱发药的工作模式,在强调无菌操作的同时,加强医嘱审核和保证药物配伍的合理性,确保临床用药安全、有效、经济。同时,该院做到了门诊不设静脉输液室,医院对门诊病人不进行输液治疗,在病房也将静脉输液治疗控制到了最低限度。

        垂直管理

        为护理发展奠定基础

        据叶志弘介绍,邵逸夫医院自成立初期开始,护理管理采取了垂直管理体系。设护理副院长,直接向院长负责,下设科护士长,分别分管不同的护理专科方向,每个护理单元设单元护士长,负责本单元的病人照护相关的事宜,包括人员、制度、环境、时间、信息和财产等,还有基于病人服务需求的医疗、特殊检查、用药和餐饮的多部门多专业协调工作。科主任与护士长为合作关系。

        据介绍,邵逸夫医院一系列管理亮点,如床位中心化管理、楼层护士负责制、全科护士与专科护士培养等,都有赖于这种垂直管理模式。邵逸夫医院从不加床,因为一个被安置在走廊上的病人是不安全的,无论是护理装备还是护士配备都无法保障。叶志弘说,全院床位打通收病人。专科病房的楼层相对固定,但其病床也会在上下楼层浮动,当某一科病人收不下,可以收到就近的其他楼层。其原则是同一专科的病人尽可能集中,同时根据病情分类管理,转到其他楼层的病人一定是在保证其安全的前提下的。

        这种模式对护士的挑战是要跨专科护理病人。因此邵逸夫医院的病房护士必须是全科护士,所有专科的知识她们都要会,必须系统地接受培训,一般要经过5~6年的培训才能成为一名综合能力的护士。跨科室地收治和护理病人,这在传统医院分科管理的模式下很难想象,而邵逸夫医院从建院就实行的护理垂直管理却使这种理念成为可能。

        优质护理

        是护理行业发展需要

        叶志弘说,专业的内在驱动力就是不断追求卓越品质,从而满足病人的需求。邵逸夫医院从建院至今,始终保持优质护理的理念,实施责任制整理护理,护士通过评估、诊断、计划、实施、评价的程序进行护理工作。对于生活护理是否该由护士来做,叶志弘认为,护理工作本身包括对病人生理、心理、精神、社会和文化等全方位的照护,生活护理是对病人生理功能的基本支持。当然,在护士人力配置不足的情况下以及合理利用人力成本的原则下,其中一些低风险的照顾工作,相关人员可以在护士指导下协助护士进行操作。如美国著名医院——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在病房里,会有很多助理角色,在护士的指导下工作。需要注意的是:明确各类人员的资质要求,确保病人安全,要做到合理分工,充分利用资源,减少人力成本。

        岗位管理

        消除身份差别
  
        叶志弘说,在邵逸夫医院,建院以来就实施岗位管理体系,让医院每个岗位上的每个人都感到自己是医院家庭中的一员,所有人都平等、没有差别。
  
        叶志弘介绍,医院已经有完善的岗位管理体系。采取档案管理与岗位管理双轨制。职称晋升与档案工资根据国家规定计入档案,档案工资不作为医院发放工资的标准,晋升后的职称也只能作为员工在医院内部岗位聘用的依据。叶志弘说,医院有完整的岗位工资体系,覆盖医院所有员工,根据岗位计酬,同工同酬。其中,医生与护士奖金独立核算,并行发展。按照护理单元、医疗专科各自分配。护士岗位设置、聘用人数由护理管理层决定,促进了护理专业的独立发展,不会受制于其他专业。

        分层培训

        使培训体系更加规范全面

        叶志弘介绍,邵逸夫医院根据护士能力和水平分为1~4四个级别,每年医院会针对各个级别护士进行相应内容的培训。培训围绕护士八大核心能力的目标,主要分为临床评估和干预能力、沟通与协调能力、人际能力、知识综合能力、教学能力、领导能力、管理能力、评判性思维能力,另加不同专科能力。按照能力框架,引入了很多国外的培训方法,岗位培训中如CPR、ACLS、镇静镇痛等护士需要掌握的基本知识,2~3年重复一次培训和考核,获得医院相应证书;例如第二年护士需要进行全科护士培训;为了实现有效培训,采取了十多种考核方法包括课堂、演示、陈述、操作、笔试、个案综合等全方位评价。

        叶志弘认为,护士的职业特征决定了护理除了具有科学性之外,更是一个需要人性关护的职业,它面对人的最原始状态,能够触碰到人的内心深处。因此,护士发挥人性的光辉,体验人与人之间的互动非常重要。因此,医院致力于人文关怀与专业技能培训并行。

        科学考核

        促进科室与护士共同进步

        叶志弘说,考核是一个指挥框架,而系统的构建非常重要。医院的各类考核基于各级各类员工的具体工作职责进行。护士工作职责描述中包括三个维度:专业技能、专业素质、专业发展。每个级别的护士都要按照这个维度进行考核,给护士长一个评价框架,给护士一个成长框架,这不仅仅局限于工作内容,还关系到科室和个人的整体发展。对于护士长的工作,不在于他具体服务于几个病人,重要的是基层护士在护士长的领导下能够共同实现病人照护的整体目标,并且发挥每个人的能力,使护士得到成长。

        叶志弘介绍,考核是基于各级各类护士的工作职责描述来实施的360度评价体系。包括自我评价、同事间评价、护士长对护士评价。考核结果与评优、晋级、续聘挂钩。根据评价结果,护士长与护士一起共同设定目标,作为明年改进的动力。通过这种方式,护士会了解科室的目标,了解科室倡导的价值观,感受到科室的关怀以及领导对其个人成长的重视。与此同时,护士长也能了解基层护士的个人目标,这是文化构建的重要环节。因此,充分利用考核的机会,护士长与员工平等沟通,即使对护士个人判定其工作不合格,他也会心服口服,因为考核有客观依据,而非主观感性的评价。

        关心护士

        让护士发展融入医院发展

        在与邵逸夫医院护士的交谈中,听到最多的是对自己医院的赞美以及成为邵逸夫医院一名护士的自豪。目前很多医院存在同事间待遇不平等、经常加班加点、缺乏职业发展的现状,护士缺乏幸福感。对此叶志弘说,与其他医院相比,常常有同行将邵逸夫医院称作护士的天堂。叶志弘介绍,在邵逸夫医院,不但护士的数量相比其他医院要有保障,来自医院内部的支持如行政后勤的支持、设施和流程的支持和服务理念的支持等,都为护士工作形成了强大的保障体系,当然,更重要的是实现病人的安全,病人的安全对护士的压力也会大大减轻。同时,医院还为护士搭建向不同专业领域发展的专科护士平台,营造参与管理的氛围,专业的成长是对一个人的最大激励,让护士感受到一种自己的职业被尊重、被需要所带来的自我价值的肯定。在这一模式下,护理管理人员理念与决策可以得到体现,从而建立完善的组织体系,形成的组织竞争力将无比强大。

        叶志弘还透露,邵逸夫医院正在参照美国“磁性医院”的标准建设中国的磁性医院,旨在这一过程能为护士提供健康的职业环境和专业发展氛围,使医院能够留住护士,吸引护士。

        叶志弘认为,由于我国目前的医院组织架构问题,护理处于被支配的地位,缺乏自主性,在这种情况下护士就会感到被动,专业忠诚度降低,离职率自然会升高。国外护士职业发展比较成熟,形成一套体系,从护理教育到护理管理、护理研究都是从专业本身出发,而不是处于医疗从属的地位,因此不会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被限制。护理政策需要基于护理专业的特点,通过循证后制定。护士需要决策权,需要自主支配的能力。2011年初我国的护理学科被批准为一级学科,再加上改革开放以来护理高等教育的发展,将成为我国护理今后发展的强大原动力。

        护理教育

        需要更多自主权

        叶志弘说,由于我国传统护理教育形成的惯性,教学老师一般不参与临床实践,后期教育基本依靠医院,形成学校和临床的不衔接。虽然护理教师在专业及理论层面非常好,大多与国际接轨,但需要考虑如何依据国情,将先进的专业理论应用到我国的临床护理专业发展中。另外,由于医疗设施和用品的不断更新,其样式、使用方法不断发生变化,而课堂的教学无法紧跟,造成重复教育的成本浪费。对此,叶志弘认为,教育与临床需要融合,学校根据临床需求制定教学目标,教师要有一定的自主权。

        采访手记

        记者和叶志弘副院长的访谈是在午后休息时间进行的。工作繁忙的叶院长在午饭后的休息时间接受采访,令我十分感动。她举止优雅、思维缜密,言语中无不渗透着对邵逸夫医院所取得成绩的自豪,以及对护理事业执着的追求。这位有着深厚护理从业经验、娴熟管理艺术,以及高尚人格魅力的护理院长连同邵逸夫医院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相信邵逸夫医院的护理工作一定会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相关热词搜索:唯有 大志

现代护理报微信

上一篇:多措并举 开展延伸护理(三)
下一篇:加强临床重点专科建设 深入推进优质护理服务

分享到: 收藏